Tag标签
  • 传统
  • 图文
  • 卡片
全部文章

悠悠苎麻情

麻类

  采桑种麻是昔日人们安居乐业的一种标志。在过去的家乡,家家户户都要种不少的苎麻。苎麻撕下麻皮,可以做成麻绳,再将麻绳搓成线,用于纳鞋底。苎麻春天种,到了夏季,便长成了一人多高,远远望去,宛如绿色的海洋。清风拂来,绿叶翻飞,忽又呈现出白浪滔天之景象。而甘美肥厚的苎麻叶则是虫子的安乐窝。

  到了收割苎麻的时候,一般都是全家人都出动,到苎麻地里砍苎麻。虽然三伏天,但大家出门时却要把身体裹得严严实实的。人们依次排开,一头钻进密密麻麻的苎麻丛中,弯下腰身,一手握住眼前一根根、笔直的苎麻秆,另一只手则用镰刀将其割下,远远望去,一排排苎麻纷纷倒下,似有排山倒海之势。苎麻砍倒后,还要撸去上面的叶子。后面撸叶的人必须戴一双厚厚的手套,撸叶是从枝头往根部一鼓作气地一撸到底。因为大家分工有序,所以,眨眼工夫,一垄青翠的苎麻便被全部砍倒,一根根青褐色的苎麻秆就成捆地堆在地头上了。空气中弥漫着清淡的青草味,大家把一捆捆苎麻挑回家去。

  苎麻秆堆在院子里,要立即着手剥皮。不然,放久了,水分流失,苎麻皮就会很难剥了。于是,一家人系上围兜,坐在小板凳上,先用竹子削成的竹刀,在苎麻秆根部挑出一个头,然后用力一撕到底。剥掉了外面一层皮,苎麻秆白生生一堆横七竖八躺在地上,人们将其收集起来晒干,绑扎成一小捆,晒干后的苎麻秆用于点火把,晚上下田抓黄鳝泥鳅,就点燃苎麻秆火把,无烟熏火燎且耐烧。剥下的苎麻皮还要经过刮青,刮青就是将苎麻表面上一层青皮刮去,工具是一把卷起的铁皮刀。把苎麻皮放在板凳上,右手将刀对准之后,左手轻轻一抽,苎麻青皮随即被刮掉。刮苎麻皮讲究的是用暗劲,且用力均匀。刮去了青皮,就剩下泛白的苎麻丝了。苎麻丝在水里浸泡上一段时间后,就可以搓麻线了。

  炎炎夏日,母亲也不歇晌,搬来板凳,一盆清水,坐在厅堂的通风处,右裤腿卷到大腿上,露出一条雪白的光腿来,左手从旁边的篮子里抽出干苎麻丝放在腿上,右手张开五指,在腿上不停搓着,面前一根粗细均匀的苎麻线不断延长。母亲也不停地从脸盆里沾点清水在腿上,随着不停搓动,身后的麻线也不断垂下来,一圈一圈在脚下的簸箕里重重叠加。一根麻线搓至两米多长的时候,就可以收尾了。将搓好的麻线折好挂住墙角边,日子久了,一排排麻线整齐垂挂于墙角上,不知耗尽了母亲多少精力和心血。

  搓好的苎麻线,母亲一束束整理好,之后和了木柴灰在大锅子里煮沸,捞出来,在水圳边用木槌捣击漂洗后,挂在竹篙子上晒干,洁白的麻线便做成了。在冬季闲暇时间,母亲找来一些破衣服,用剪刀剪成碎片,一层层叠码整齐,用针线固定好,就可以用麻线纳鞋底了。鞋底太厚,麻线很难穿梭于其中,母亲就会找来蜂蜡,在麻线上拉一拉,如此,麻线就会轻而易举穿过鞋底。“千层底,万针纳”,一双布鞋从画样到最后滚边,不知凝聚了母亲多少心血。

  随着社会的发展,如今,布鞋已经少有人穿了,苎麻也鲜有人种植了。然而,“青青苎麻地,缕缕苎麻线”,却依旧清晰地留驻于我的脑海深处,成为美好、温馨的回忆。

上一篇:

下一篇:

本站文章于2019-11-28 05:12,互联网采集,如有侵权请发邮件联系我们,我们在第一时间删除。 转载请注明:悠悠苎麻情 麻类